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思的第三阵地

兵团---文化---网络---

 
 
 

日志

 
 
关于我

网上遨游,不亦乐乎。 网络世界,真真假假。 我以我真,从我做起。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人笑我戆,笑傲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社会分层问题  

2014-01-27 14:04:21|  分类: 知青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社会分层问题  

余 杰

“知青”社会分层问题 - 防字604 - 防字604

 搞清楚什么是社会的分层问题,能够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对于知青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尊重历史的存在,不需要为此以一个群体的要求在提出无谓的诉求。

 最近看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社会分层十讲》一书,想到知青的一些问题,有些心得体会提出来与各位朋友交流。(《社会分层十讲》,作者:李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策划,清华社会学讲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5月出版)

 一、 问题的提出:

 我们这一代曾经上山下乡当过知青的人为何起劲地在回顾和纪念那个难忘的岁月?我们不止一次地为知青的过去感叹,为我们的今天感慨。几十年过去了,上山下乡已经成为共和国的一段历史,知青已经分别融入到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纵观这个演变的过程,可以折射出中国的一个发展的历史进程。

 在那场“文革”里开始迈入社会的知青,起步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都是属于一个阶层。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知青都在发生着变化。今天,当年的知青有的已经成为共和国的精英,担当起历史的重任;大多数的知青都在各自的各自岗位上默默地工作、生活、学习;也有部分知青成为社会的弱势群体的一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何差别?今天我们应当如何来关注处于弱势地位的一些知青?这是需要我们一起来探讨的。

 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分层问题。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专门成立了一个课题组。研究的成果是《当今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这个报告按照阶层划分的四种机制(劳动分工、权威等级、生产资料占有、制度分割)和三种资源(组织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资源),提出了中国社会的十大阶层:

1、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拥有组织资源)。

2、经理人员阶层(拥有文化资源或组织资源)。

3、私营企业主阶层(拥有经济资源)。

4、专业技术人员阶层(拥有文化资源)。

5、办事人员阶层(拥有少量文化资源或组织资源)。

6、个体工商业阶层(拥有少量的经济资源)。

7、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拥有很少量的三种资源)。

8、产业工人阶层(拥有很少量的三种资源)。

9、农业劳动者阶层(拥有很少量的三种资源)。

10、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者阶层(基本没有三种资源)。

这个分层与国家标准职业分类非常相近。

在我们历经十年的上山下乡以后回到城市,我们都自觉不自觉地融入到这样的十个阶层里去了。在这个融入的过程里,原先在一个起跑线上的知青开始了分化。而这种分化的过程也是整个社会的一个大变革的过程。

二、知青的分层在“文革”期间已经形成:

社会的分层现象是普遍存在的。这是一个需要专门论述的学术问题。这里仅仅是有针对性的讨论知青的分层问题。

知青在没有成为知青之前的身份都是应届的大、中学校的毕业生。恰逢“文革”的爆发,这个群体开始了一个分层的过程。例如,出身好的学生可以加入红卫兵,出生不好的人则游离与运动之外,成为所谓的“逍遥派”。即使有的人加入了红卫兵,由于运动的发展,家庭的成员突然发生了变化,成为了革命的对象,于是他的命运也就发生了变化,面临着被红卫兵开出的厄运。这种在“文革”期间司空见惯的政治差异,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政治斗争的尖锐性。作为年轻的学生经历了第一次的政治分层。

这个时期的学生(可以成为红卫兵或一般的青年学生)在社会的分层进程里,开始经历一些带有当时中国社会特征的社会分层。

一是户口。严格的户籍制度使前知青时代的学生享受着户籍带来的种种便利。以至于到了上山下乡的时候,为了一个户口,演绎了多少人间的悲剧。在年轻的学生心灵里开始懂得了户口的重要性。有了一个城市的户口,就是城里人。而上山下乡的结果就是由城里人变为农村人。当时,我国的城市居民消费水平高于农村2到3倍,加上各种城市里特有的食品补贴、医疗保险、优良的教育,使得城市与农村形成了差异极大的两个世界。知青上山下乡了就是农民这样的分层一员。

二是干部与工人。当时在知青队伍里,随着推荐工农兵大学生、参军等渠道,陆续离开了农村。在“以工代干”的政策下,开始改变了自己身份。虽然在知青队伍里这是极少数的一部分人,但是至少在自己的身份上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些人是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幸运儿。即使还留在农村的知青里,也有极少部分的知青当上了各级干部,身份的变化促使知青队伍开始分层。

三是单位与身份。十年的上山下乡,加速知青队伍的分层。一些人进了工厂,变为工人阶级一员。成为“单位人”,可以享受全民单位的服务和保障。这样的“铁饭碗”是许多还在农村的知青所梦寐以求的事情。如果进了一个大型的全民企业,好像有了终身的“保险”一样。

综上所述,知青队伍在十年的进程里发生的变化是那个时代必然的产物。浩浩荡荡的1700万知青在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里在寻找自己的位置。

 三、知青大返城以后加剧了分层的进度:

第一, 知青大返城终于拿到了城市的户籍身份。80年代初期, 知青大返城,使得本来就拥挤不堪的城市又一次背上沉重的包袱。在这样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处于劣势(没有文化、没有一技之长)的知青流入到大城市中后生存的空间十分狭小。尽管是有了城市人的身份,基本上都是从底层开始干起。包括一些无法就业的知青,开始了自己创业的历程。这样,使“后知青时代”(这样的提法还有待于商榷)的分层明显加剧。既涌现出了一批企业家, 也有一批下岗待业的知青;既有在各级领导岗位上有着一官半职的知青,也有默默无闻在基层岗位上工作的知青。360行里都能看见回城知青的身影。当然,还有那些没有回城的知青,依旧在农民这样的层次里生活。
  第二, 知青终于可以在一个新的起点线上开始新的奋斗。回城以后的知青,突然发现城市的生活对于他们是略显陌生。在邓小平倡导下开始的改革开放,一下子打开了人们的视野。展现在这些回城知青们面前的是精彩纷呈的改革。个体、私营、外资、合资等经济成份的发展如雨后春笋;工资收入、股份、证券收入、房地产收入、单位外收入等等花样繁多。在市场竞争中,企业地位的高低只能以其资产、产值、利润的地位来评价。而这种地位的高低是市场竞争、经营效益的结果,决不是由上级预先可以封许的。面对市场竞争,官定的级别越来越失去意义。一些原来官定级别很低的企业,一跃而成为有亿万资产的企业,这使得原来的等级分层次序被打乱了。在这样的进程中,知青们开始在寻找自己的位置,改革开放时代里知青的分层随着历史的变迁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这种变化首先反映在“档案身份”的突破。在多种经济类型单位的出现,档案身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流动为社会带来了活力。其次是取代传统的先天身份指标,人们通过后天努力获得的文凭、学历、技术证书等作为社会分层、社会屏蔽和筛选的功能越来越突出。

第三,知青们凭借自身的优势和劣势参与到经济活动的大里,形成了贫富的明显差别。中国社会分层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政治分层与经济分层的区分。中国改革开放以前是政治分层为主的社会,那时候政治地位比经济地位重要,人们之间有较大的政治地位差异,政治地位具有重要的功能,政治斗争激烈,甚至存在较严重的政治歧视。改革开放以后,政治地位的重要程度大大下降,而经济地位的重要程度却大大上升。部分知青在这样一个进程里发生的下岗和失业,既有历史的原因造成,也有现实残酷的竞争因素。在知青四个大的“社会聚合体”:农民、工人、干部和知识分子里发生了变化。

在我国打碎了阶级体系的时期, 明明社会上已不存在经济意义上的阶级了,但是我们却在社会政策上大搞所谓“阶级斗争”;当我国从身份分层向经济分层演变的时期,我国最需要的是一个稳定发展的时期。但是,这一时期却又是矛盾最易激化的时期。这就是中国在社会分层方面遇到的最大难题。同样,作为共和国特殊的一代人在这样的时期所经历的分层也是一个难题。例如,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知青中存在的各种不公与贫困问题等。

四、知青不是一个阶层

现在我们在讨论知青问题的时候,我们常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一些至今仍旧生活在贫困线上的、曾经有过知青经历的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诉求:如工龄问题、提早退休的问题、当年因公因伤的补助问题等。这些问题的客观存在是不容忽视的,也是我们社会在前进中所必须要正视和解决的。通常我们所说的弱势群体就是针对这样的一个特殊群体提出的。我们要建立和谐的社会是必须解决这部分人的困难。

问题是这些弱势群体的形成有着历史的和自我的复杂原因。既有国家在当时政策上的偏差、失误造成的原因,也有自身在机遇、环境等各个方面因素的原因。一味把解决问题的责任全部推给政府显然是不合适的。在知青回城以后,不管你过去在农村的时候是干部、党员、群众,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开始新的一轮竞争。所谓区别仅仅是那些在农村取得一官半职的人在回城的起跑线上多一些“资本”而已。于是,在曾经是知青的人群里开始了分化,分别划到社会的各个新的阶层里。

很简单,时代在变,社会在发展,与时俱进是我们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提出的任何诉求,需要考虑这些问题:

一是要看它的社会基础和广泛性。当年一句“我们要回家” 之所以能够引起知青广泛的支持和社会各阶层的同情,因为这个诉求代表了千百万人切身的利益。所以就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返城浪潮。

 二是要看它的当时诉求的环境和客观条件。1979年大返城的时候,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假如到今天我们依旧采用30年前的方式方法,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今天的国家在法律、法制上已经与当年不能同日而语,人们的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知青作为一个群体存在于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到了今天它已经不能也不可能作为一个阶层存在。搞清楚什么是社会的分层问题,能够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对于知青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尊重历史的存在,不需要为此以一个群体的要求在提出无谓的诉求。

文章来源:抛砖之客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