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思的第三阵地

兵团---文化---网络---

 
 
 

日志

 
 
关于我

网上遨游,不亦乐乎。 网络世界,真真假假。 我以我真,从我做起。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人笑我戆,笑傲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啊,我们自己的歌!(2)  

2015-03-02 15:57:29|  分类: 各连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啊,我们自己的歌!(2)

                                        ——创意的萌生

共工

  《北大荒知青之歌》演出后好评如潮,无论是我们北大荒知青自己,还是比我们大的前辈,或还是比我们小一轮的中年人,甚至80后一代也是如此。大家都毫不吝惜地用最美好的词汇来盛赞这场演出。

  昨天开会,说起对演出的反映,又讲了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情:

  在演出现场担任摄像任务的是几位80后的专业人员。他们边拍摄边观看演出。看着看着,他们被感动得竟然也泪流满面,到了无法看清镜头、无法操作机器的程度……

  这么一台极具张力、充满震撼力的演出究竟是怎么策划出来的呢?它最初的创意是来自何时?

  此话要从2008年说起。

  2008年6月下旬,一年一度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如期举行。按照惯例,每年的哈夏音乐会上都安排有一场知青音乐会专场,显然这样的安排带有黑龙江的特点,别的省市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安排的。

  除了在松花江边的防洪纪念塔下举办知青专场外,在哈尔滨工人俱乐部还举行了两场演出,其中一场是“纪念北大荒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联欢大会”,另一场是由专业人员演出的《共和国之恋》。

  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浙江等地的北大荒知青纷纷从各地赶来,参加这场盛会。我们六十团北京地区的知青也去了数人。

  这是我们几位在哈尔滨工人俱乐部门前的合影(照片中少了俞为民,他在拍照)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就在这场演出期间,石肖岩和邹小霏两人就议论起这个话题。

        (图中右边第一人为石肖岩,左下方第二人为梁晓声)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邹小菲,《北大荒知青之歌》的男主持人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他们讨论的内容虽然我没有当场听到,但后来他们多次说起那次讨论,主要的意思略知一二。下面的内容是我整理后的结果,并加上我的理解,并非当时的原话。

  北大荒知青历年来活动搞得也不少了,但基本的形式就是一个大拼盘:北京、上海、天津、浙江,包括黑龙江等地的,各地都上几个节目,排一下顺序,弄两个主持人串一下就是一台节目,并没有鲜明的主题和明确的思路,实际上就是一个文艺汇演,正像这次哈夏会演出一样,大会横幅上写的就是“联欢大会”,好像一个各地知青的才艺展示。而且有些节目是演了不少次了,每次都是这几个老三样,长此下去有多大生命力呢?

  《共和国之恋》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演出,也有主题。但他们是请专业演员演的。我们要演,就要知青自己演。

  从我自己来说,当时在现场就有看法:就《共和国之恋》这个名称来说,就缺乏明确的个性,志愿军也可以用,企业职工也可以用;放在哪个地方、哪个城市都可以,主题有些空泛。北大荒知青的个性怎么体现?怎么用演出这种形式来表达我们北大荒知青的心声?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图为北展剧场前厅人头攒动……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演出之前,北展剧场前的广场成了北大荒知青聚会的场所。以至于每场开演前都要用广播呼叫他们进场。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萌生改变的思考和最初的创意就来自那次演出期间的思考。

  去年915演出,因为时间紧,大家看到的仍然是各团节目的拼凑。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其实这时候在石肖岩心中已经有了成形的想法了。——要在纪念北大荒知青活动二十周年的时候搞一个我们自己的东西。

  但这究竟是个什么?我当时并不是很清楚。

  今年春天,石肖岩讲起过这个思路:这次演出不搞各团节目的拼凑了,而是有整体构思、整体策划,搞一台完整的有水平的专题演出。以组歌的形式出现,要搞我们北大荒知青自己的组歌。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真正明确的表述,是在林业大学第一次集中排练时石肖岩说的话。大意是:《长征组歌》是后代人演前代人,《东方红》也是后代人演前代人,我们北大荒知青要创造一个当代人演当代人的历史。这个组歌要成为我们北大荒知青的一个精神象征!

  就像这次演出的字幕机上打出来的:我们的歌我们自己唱,
                                                                        我们的事我们自己演,
                                                                        我们敢问自己,
                                                                         开天辟地——第一次。


啊,我们自己的歌!(2)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