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思的第三阵地

兵团---文化---网络---

 
 
 

日志

 
 
关于我

网上遨游,不亦乐乎。 网络世界,真真假假。 我以我真,从我做起。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人笑我戆,笑傲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啊,我们自己的歌!(9)  

2015-03-02 16:13:46|  分类: 知青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啊,我们自己的歌!(9)

——寻找知青专列录像带之巧遇

共工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以前总有些不以为然,咳,那还不是写书的人瞎编的,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啊!今天这事就让我遇上了。

        9月29日,周五。周四就与邹小霏约好了,今天去包子铺谈剧本,要把9月25日我们视频组讨论的情况,尤其是对剧本的修改建议与邹交流一下。为什么要到包子铺呢?这是邹家开的买卖,位于蓟门桥东南的杏坛路上。这次演出的许多故事都发生在这个小店里。

啊,我们自己的歌!(9)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到了包子铺,邹已经如约等着了。没有几句寒暄,坐下便开始谈对剧本调整的建议,大致意见有两条:一是这个演出是为了纪念北大荒知青活动二十周年而举办的,而“魂系黑土地——北大荒知青回顾展”作为二十年前北大荒知青活动的发端,作为北大荒知青这个群体意识的觉醒的大事件应在演出中或视频中有所体现,现在缺少这方面的内容。二是整个节目时间上最好分为前知青与后知青两个部分,到第五幕是前知青阶段。从第六幕开始是后知青阶段。现在尾曲是“兵团战士胸有朝阳”,属前知青的歌曲,最好放前面板块。支持这个调整的另一个理由是“屯垦戍边”是当时的两大任务,在前面板块加上“兵团战士胸有朝阳”,正好弥补了“戍边”方面的缺陷;“喊一声北大荒”这首歌表达知青对黑土地的眷恋之情可以把整个演出升华,这样可以调整到最后作为尾曲,并在这时把回顾展的场景、造型作为最后的结束画面。我甚至连最后的舞台画面都绘声绘影地描绘了出来。我感觉邹显然是被我说动心了。

        今天我又翻了一下7月24日邹小霏对整个演出的阐述,发现他当时说的第五幕竟然也是“兵团战士胸有朝阳”,可见这样的安排有其合理之处,可后来主创人员还是坚持了实际演出的格局,就不知其中的缘故了。但这次也不是白说,应该说也部分吸收了我们的建议,后来在第七幕前面增加了“北大荒知青20年活动回顾”一段视频,以弥补原来的不足。

        以上只是一个铺垫,今天我想说主要内容并不是这些,而是后面发生的事情。

        按照上述的设想,显然演出中要增加20年以来北大荒知青活动的内容,而我们手中的视频资料显然明显不够。比如1998年的知青专列,我们手中只有佘时箭拍摄的一个光盘……说起这个,两人马上想到当年曾经有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岳晓湄随专列同去,他们当时有拍摄行为,这些录像带现在何处?

        邹小霏说,电影资料馆离我这里不远,过去我还去那里看过电影呢。此时已近中午,我俩便匆匆吃了几个包子,邹立刻开车前往电影资料馆。

啊,我们自己的歌!(9)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进去后我们直奔大楼,在电梯口我们查楼层,上哪个科室呢?看到“人事教育处”在七层,我俩便直奔七层。找到“人事教育处”,讲明来意,人家回答说:岳晓湄是有这个人,但是她退休已经好几年了。哪怎么才能找到她呢?我没有直说向她们要岳电话,作为人家管人事的应该有职业操守,未经本人同意是不会轻易把电话给陌生人的。不过人家又说了,现在岳晓湄归“离退休人员管理处”管,你们到那里看看如何?于是我们又来到六层。可是这个办公室屋门紧闭,我敲敲门,里面显然没有人!

        有点泄气……

        转脸一瞧,“离退休人员管理处”对门的一间办公室门开着,也没看挂的什么牌子,便探身进门内。这间里面有人!也没细瞧这个人长什么样,开口便问:请问对门办公室里没有人,知道上哪儿去了吗?人家答:刚才还有人,可能吃完饭上街了吧?

        又泄一点气……

        转身正要退出,不料那人突然说话:“你是上海的吧?”

        我一愣,重新回转身再度打量他,脑子里飞快地转动——似曾相识?他是谁?

        “你姓龚吧?!”

        我恍惚想起点了什么——莫非遇上北大荒的了?

        “你是?”

        “你是二排长!——龚凯进”

                 美丽的五大连池(五团),这是从最年轻的火山——老黑山上眺望远处的池子

啊,我们自己的歌!(9)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他先把我认出,显然,这是遇上北大荒战友了,而且还是一个连队的!

        原来,他叫李英杰,是我们五团一连三排的,排长是丁宝峰,我那时在二排当排长!后来我去了抚远的六十团,大约从1972年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一晃几近四十年!我感慨,就是走在街上遇见,我也不敢认啊!李英杰说,你们来得巧啊,我原来在基建处,一直搞基建。现在二线了,都不怎么来。今天本来早就走了,耽搁了一会儿,就碰上你们了,要是你们再早一点或者晚一点,我们都有可能碰不上。

        老天真照顾我们啊,安排我们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我们最需要的节点相见!用范伟的话说就是:

        苍天呐,大地啊……

            从老黑山半山腰眺望火烧山——这是个喷发时被强大的压力炸飞的残缺火山口

啊,我们自己的歌!(9)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下面的事情进展就不一样了。他说:岳晓湄与他住一个楼,楼上楼下。电影资料馆共有4名北大荒知青……

        我们说明来意,李英杰于是马上拨通岳的电话。

        电话中,得知岳晓湄现在外地。问起当年知青专列的录像带,她说有的,当年他们组织了4台录像机随车拍摄,拍的录像带好几十盘呢。等她国庆后回京再联系……

        这下我俩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出来之后,邹小霏说,我们来着了吧!上午的这个决策太英明了!

        我俩击掌庆幸!

         火山喷发后形成的酷似爬虫的熔岩

        啊,我们自己的歌!(9)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过完国庆,我电话找李,李与岳联系后又把岳的手机告我,与岳联系上后又告邹,邹与岳联系上后又与岳一起去找录像带。找录像带这段过程我没有参与。听邹说,也费了半天周折,跑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在郊区的一个恒温仓库里翻出了沉睡十几年的专列录像带。这段过程也幸亏抓得紧,邹拿到带子几天后岳晓湄就出国了……

                                             我数了一下,三个纸盒子里共装了27盘,有30分钟的、60分钟的……

啊,我们自己的歌!(9)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邹小霏又拿着这些带子找专业公司进行录像带转换,用了一两天时间坐在人家那里,一盘一盘地看,看到哪个镜头好,就告诉留那段……最后从几十盘录像带里扒出了一盘光盘的内容!

        后来大家看到的“北大荒知青20年活动回顾”中知青专列的镜头用了不到一分钟!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